回到旧版  |   English

 您的位置:

案例分析
股份合作的“峁上算法”——陕西榆林赵家峁村探索产权制度改革纪实
2017-06-27 农民日报 【字体:

  《农民日报》(2017年06月27日07版)

  编者按: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可以说是“各家自有各家的高招”,陕西榆林赵家峁村的变化来自于自身的贫困压力,赵家峁村村民以土地为资本加入合作社,参与集体经济建设是来自于多年农业生产的实践,村民变为股民始终坚持着共同富裕的信念。让我们通过记者来自一线的调查,看一看赵家峁村的“峁上算法”——

  农民日报记者陈艺娇

  六月,陕北高原的杏子熟了。青绿溜圆的果子挂上绿荫,映衬着峁上起伏不绝的黄土地,显得清爽好看。距离陕西省榆林市区车程不到一小时的赵家峁村,人们刚刚打点好杏花节带来的一笔笔收入,又匆忙开始准备下一个节日。杏花虽然早已凋谢,但增收的喜悦还回味在心间。

  40多岁的刘三女在村里的杏花景区支了个小棚子,做炖羊肉和豆腐汤。杏花节最火爆的时候,她的小摊子一天进账6000多元,最近三个月以来,累计收入5万多块:“我不识字,账目都是女儿帮着做的。摊位上的房子和地都是集体的,我没交过一分租金。”刘富平口中的“集体”,便是这几年,赵家峁村发展到如今面貌的关键动因。

  1

  公式一:村民自筹+土地流转=集体资本

  解题思路“我们要搞就搞集体经济”

  时间倒回2012年以前,赵家峁村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省级贫困村。50%的耕地撂荒,常住人口不足百人,村民人均年收入不足3000元。面对这种情况,2013年,村里改选了村党支部班子,村民选举当时热心村庄公益事业的张春平当书记。张春平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修一条路方便村民通行、建一批别墅改善群众住房、发展一个产业带动农民增收脱贫。

  修路建房子不难,而搞产业脱贫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张春平向记者介绍,村里有一块500多亩的山地位置偏僻,当时,十几名外出做生意赚到钱的村民提出利用这片山地或搞种植,或搞养殖、林果发展农业。张春平却有自己的想法:“如果要发展就要带动全村都发展,不应该只有咱们几个人。我们要搞就搞集体经济,领着全村农民开一个公司。”

  确定了基本思路后,2013年10月份,由村民自愿筹集资金432.5万,赵家峁村注册了红雨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以每年100元/亩的价格流转村民土地960亩,冬天开始移山填沟,发展自己的现代农业之路。

  转眼到了2014年,红雨农业公司在960亩土地上建起了大棚种上了桃子和葡萄,还搞了一个35亩的养殖小区,成立了丰景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金润园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的理事长和公司负责人全部由村民选举产生。

  此时,赵家峁村的经验引起了榆林市农业局总农艺师刘艳的注意:“农民脱贫致富,壮大集体经济是必由之路。赵家峁村农民以土地为资本加入农业公司和专业合作社,参与集体经济建设,不就是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的发展方向吗?”刘艳告诉记者,当时她正在调研推荐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试点。经过实地调研,她认定赵家峁村的实践在产权制度改革方面已经初具雏形,随即上报省农业厅,批准赵家峁村为陕西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省级试点。

  2

  公式二:人口股+土地股≥60%总股权

  解题思路维护大多数人的利益

  确定了改革的方向,赵家峁村人陷入一片迷茫。当时负责改革的榆阳区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刘红金告诉记者,村集体的产权制度改革究竟怎么改,在当时并没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只能自己边学边摸索着干。而摸索最为艰难的一步,就是股权设置。

  经过清产核资,刘红金发现,村里边的集体资产非常简单:“赵家峁只有5300亩耕地,新建的村委会大院和沟里新建的5个小水坝。现金账面余额有28.6万。”

  2015年3月,赵家峁产权制度改革启动会在村里召开,确定了赵家峁村产权制度改革领导小组,由13个村民代表和“三委会”成员(党支部、村委会、村民监督委员会)组成,张春平书记任组长;另外,会议规定了2015年的10月1日为改革的基准日:在2015年10月1日之前,户口在村里的人口既是村民也是股民,有权持有人口股,以后再迁回来就只是村民不是股民了。

  接着,刘红金根据村里情况设置了五种股份,分别为土地、人口、劳龄、资金以及旧房产。村里5300亩土地全部入股,农民以每亩土地折合16.17股的形式入股合作社,将土地交由合作社统一规划管理。农民可以自愿反租。

  然而,五种股份的占比如何分配成了全体股民矛盾的焦点:土地多的家庭希望土地股占多一些,人口多的希望人口股多一些,而出资最多的老板们,则希望资金股占大多数。股民代表每逢开会就争吵不休,一时间改革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中。“矛盾最为胶着的时候,我们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几个人开始商量,实在不行就算了。吵成这样,根本改不下去。”张春平告诉记者。

  面对股民互不相让的局面,刘红金的原则很清晰:人口股加土地股,必须达到60%。“我们改革小组的宗旨,是要维护大多数群众的利益。股民里,在家种地的人占多数,如果资金股过高,而人口、耕地股太少,势必会损害这部分人的利益,打击他们的积极性。这就违背了我们当初‘回村帮扶农民,共同富裕搞发展’的一片初心。”

  张春平则给那些要求资金股占多数的老板们做思想工作:“我们当初本来就是抱着没有回报的打算返乡创业,支持家乡建设的,现在却要在股份上占大头,村里人会怎么想?会不会怀疑我们的动机不纯,要买断股份呢?”

  历时近半年的思想工作劝得一部分股民动了心,2015年12月,赵家峁最终确立了股份比例,土地股占38%,人口股占22%,资金股占比23%,旧房产和劳龄股分别占比12%和5%。629名股民全部核对签字,出资最多的一批股民做出了让步。

  3

  公式三:分红+公积金+公益金+风险金=总收益

  解题思路让群众分享改革红利

  自从量化股份后,村里将村民入股的旧房产利用起来,搞起了乡村旅游。2016年2月16日,赵家峁股份经济合作社正式成立,随后注册了赵家峁乡村文化旅游公司。赵家峁村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腹地,遍地丘陵沟壑,种庄稼常常不赚钱,倒是村里有一片杏树林子,春天漫山遍野的杏树花海煞是好看。这片曾被农业部命名为“中国美丽田园”的壮丽景观,给了赵家峁人发展乡村旅游最初的信心和灵感。

  2016年7月22日,乡村旅游区开始试运营。每逢节假日,村里高涨的人气和人海景象就挑动着每一个村民兴奋的感应。据公司董事长赵卫军介绍,2016年的十一国庆假期期间,村里最多的一天来了两万游客。近一周时间,景区收入达到7万元:“全村人高兴坏了,谁也没想到曾经不抱希望的旅游项目会带来这么大的收获。”每当谈起最初建设景区的情形,刘赵卫军常常百感交集。

  2015年8月,全村5300亩土地完成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并以“确权确股不确地”的形式设置了土地股,农民用承包地经营权入股合作社。在当时,大多数村民对发展乡村旅游怀着深深的质疑,因而一些村民拒绝将土地和旧房产的经营权交由集体经营。“农民只有看到了实实在在的收益,才会放心把自己的资产交给集体。要让农民配合,就必须打消他们的顾虑。”刘艳说。

  为了给村民吃下“定心丸”,合作社给农民承诺了两件事:一是建设过程中不对村民的旧房产大拆大建,二是经过土地确权,各家各户承包地的经纬度和坐标都详细地记录在确权证书上,无论何时土地和房子的权属关系不变。“有了这两个承诺,农民就主动多了。”刘红金说。

  赵治山两口子在村里没有什么专业技能,收入微薄。如今,他们一边种地一边在旅游景区的工地打工,一年的工资性收入达到5万元。“目前村里收入的分配方式是50%用作分红,村集体留20%的公积金和10%风险金,另外20%用作公益金支持村办幸福院等公益事业,让农民最大程度地分享到集体经济发展的巨大红利。”刘红金介绍。

点击排行榜
  • 主办单位:中国农村合作经济管理学会
  • 信息维护制作: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
  •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霍营黄平路209号 邮编:102208 联系电话:(010)59197726 传真:(010)59197726